你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正文

童可欣:赛季末综合征

2011-11-21 14:39:00

 刚刚过去的中国网球公开赛和上海大师赛因为缺少了乔科维奇、费德勒、克里斯特尔斯、莎拉波娃、小威廉姆斯这样的名将而显得星光黯淡。即便是纳达尔、斯托瑟、科维托娃、李娜这样令人期待的高手参加了比赛,也不约而同表现出了低迷的状态。


 照理说,中网的女子赛事和上海大师赛分别是WTA和ATP最高级别的赛事,而且是顶尖球员强制参赛的比赛,无论是奖金和积分都很有吸引力,这种情况下依然有这么多名将缺席比赛,实在令人感到遗憾。


 让我们来解构一下职业网坛(甚至任何其他职业体育赛事)的运作流程,或许可以更深层次的理解这一现象。首先,一些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希望通过体育赛事这张名片来向世界推介自己,他们会以政府、单项运动协会、企事业集团甚至个人的名义申办某项赛事的主办权。


 近年来,以亚太、中东为主体的赛事举办地经济发展迅速,他们急于通过各种方式扩大自己的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体育比赛无疑可以提供这样的展示平台,例如多哈、伊斯坦布尔、北京的网球比赛都是近些年来地区经济发展快速的成果。其实,不仅仅是网球比赛,印度、韩国的F1大奖赛,上海的高尔夫球赛,都是异曲同工。总之一项赛事的诞生,离不开其背后政治或经济的推动力。然而,大满贯这样具有百年历史的赛事早已形成传统,既有赛程无法撼动,于是新赛事只能从剩下的空当期里挑选,往往被安排在赛季之末,也就是四大满贯都结束后的时段。


 有了赛事,仅仅是搭建了精美的剧院和舞台,还离不开表演者和观众。职业网坛的表演者就是球员;我们看到职业球员们带着行头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巡回表演,其间还要参与各种网球推广活动。球员们马不停蹄地奔波往返,连校准时差的时间都没有,的确非常辛苦。毫无疑问,每个人都已经把有限的能量和精力放在最大的大满贯舞台上。大满贯后的比赛要出成绩,仿佛一出戏剧刚刚演过高潮,又要演员重新起范儿一样有难度。职业球员已经是超人,但毕竟不是神,越到赛季尾声,体能和精力的支出越大,压力越突出,自然人人开始埋怨赛程频密。


 连接赛事和球员的是WTA和ATP两大职业球员组织,他们既是赛事的批办者,也是球员利益的代表者,主要工作是平衡各方的利益和需求,既要满足赛事主办方的最大限度宣传自我的需要,也要保证球员身体健康;如果一旦失去平衡,他们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两头不落好。在中网和上海大师赛期间,就多少见识到两大组织疲于应付各方压力的尴尬之相。


 最后再来看看演出成功的最后一方面——观众也就是球迷,球迷中或许还应该包括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花最多的钱支持比赛的赞助商。球迷是体育比赛最终的消费者,他们构成了整个流程中最坚实的根基。一项赛事要成功并且可持续发展,有赖于当地体育文化的拓展和提升,而球迷的数量、素质和狂热程度将是最重要的衡量指标。要吸引和留住球迷的唯一方法就是给他们更好看的比赛。


 尽管时下球员们对赛程频密的抱怨声不绝于耳,我个人却乐观地认为职业网坛不会像NBA那样真的出现停摆。君不见,罗迪克刚刚气急败坏地把自己的状态低迷归于不近人情的赛程安排,作为球员工会副主席的纳达尔就跳出来说“不能一味地抱怨赛程,作为球员还是有选择赛事的主动权,真的打不了可以不打嘛”。说的挺有道理,当斯托瑟和罗迪克们都打不好时,也就有尼库莱斯库和锦织圭们的出头之日。只怕老这样下去,WTA和ATP的官员们日子也不好过了,这就像整个系统季节性发作的综合症。


 根据前些年的经验来看,这种打不完的罗圈架最终会随着每一个赛季的结束而无疾而终,随着圣诞节一个月的冬歇期以及新年霍普曼杯的来临,网球职业赛场将归于正常,年复一年,周而复始。

来源: 责任编辑: 樊人
版权声明:在此刊载本文的目的,在于使搜索者(主动搜索及被引导搜索者)得到其搜索结果。本身不对本文内容、观点以及真实性拥有任何立场及倾向性,不存在任何推荐、推广、销售、褒贬之目的,请消费者自行判断并承担全部责任。本文版权属于原创者或被授权人。
共有 条评论,查看评论